综合
您的位置:商业观察网 » 体育 » 综合 » 正文

又是一年初秋时,儿子,你在天国还好吗?

核心提示: 一位蒙冤痛失爱子的母亲的痛诉山西省临汾市环卫稽查大队违法执法,导致惨祸;尧都区交警徇私枉法,包庇肇事者的罪错!初秋时节,...

一位蒙冤痛失爱子的母亲的痛诉


山西省临汾市环卫稽查大队违法执法,导致惨祸;尧都区交警徇私枉法,包庇肇事者的罪错!


初秋时节,一场秋雨,冲刷掉了多日来京城的燥热,褪去了高温酷暑的难耐。站在北京的天桥上,望着熙熙攘攘、人潮汹涌的繁华,丝丝秋雨中,已年过五旬的杨小云女士却泪流满面。来京多日,为了给一年前那场车祸中离逝的爱子讨个公道,杨小云女士奔波于京城各部门之间,因为她深信:黑暗的乌云终会被劲风吹散,正义的曙光定会光耀人间。杨小云——这位坚韧不拔的母亲,在苦与痛的煎熬后,毅然擦干泪水,昂首向前,为了儿子、为了心中那份正义的宣判,她执着拼搏,一如既往的行走在为子维权的道路上……

杨小云.jpg

杨小云女士

近日,本网收到杨小云女士的来信,痛诉一年多前,她的儿子侯瑞青在正常驾车行驶途中,因山西省临汾市环卫稽查大队带队车辆突然变道逆行,导致侯瑞青与环卫稽查违规扣押的三轮车所撞身亡。事故发生后,稽查大队巡查人员纷纷逃逸现场,事后竟然勾结交警,弄虚作假,破坏现场,毁灭证据,造假并逃避责任,最终导致侯瑞青在手术台上躺了一个多小时后,因失去最佳抢救时机而身亡……在事发后近一年半时间,交警队就连最基本的事故责任认定也是一波三折,变动频繁。

至今出于人道主义的抢救费、丧葬费也都无人理睬,何谈一分钱的赔偿?痛失儿子的杨小云女士,上百次的奔波于省、市、县各部门之间讨公道,然而我们的相关部门却滥用职权、互踢皮球、敷衍了事,导致杨小云儿子的冤情迟迟得不到解决。在万般无奈之下,她只好愤笔投书,求媒体,希望将事情的真相公于众,并通过社会及舆论监督的力量,促使上级主管部门实地派员调查,给民众一个公开、公平、公正的说法,最终使自己的合法权益得到维护,也让儿子瞑目于九泉之下


下面,我们就将杨小云女士的来信照登如下:


事故现场,车辆干净,车况完整。.jpg

事故现场,车辆干净,车况完整。

2018310日晚1142分左右,山西省临汾市环卫稽查大队大队长万某华,带领队员李某东、卢某阳、王某、曹某、安某亮、李某、曹某星等人,开着两辆非警用面包车,在临汾市解放路扬州大厦附近,非法拦截并扣押了两辆拉沙石的报废、超载三轮车,队长万某华安排李某东、卢某阳、李某等人开一辆面包车在前边带路,让曹某坐在拉沙三轮司机张某峰的车上押车,让安某亮坐在拉石子三轮司机沈某虎车上押车,万某华和王某等人则开一辆面包车断后。当他们一行人浩浩荡荡扣押着两辆三轮车,强制前往稽查大队的清运大院途中,三轮车司机张某锋和沈某虎为了及时脱身,就和沙石场老板贾某强联系,让其前来与环卫稽查队协调。不久,沙石老板贾某强开着一辆面包车紧跟追在稽查队带队车辆李某东的后面,当五辆车行驶到临钢立交桥上时,三轮车司机张某峰以轮胎漏气为由停滞不前,将三轮车停在了桥面上,而李某东和沙石老板贾某强已开车下了立交桥,行驶到红绿灯路口,当李某东从后视镜中看不见尾后扣押的三轮车时,就给押车的曹某打电话,未打通。于是就开大灯调头逆行回去(副驾驶位上的卢某阳口供证词为证),沙石老板贾某强见李某东掉头逆行,立即开车紧追其后,也调头逆行上桥。因立交桥两面是陡坡,当李某东、贾某强两辆面包车占满一、二车道逆向行驶下坡时,导致此刻由北向南在二车道正常行驶的我儿侯瑞青驾驶的大众轿车,突然被对面逆行而来的大灯直射双眼,根本看不清前方路况,急打方向躲避,不幸与停在大道上张某峰的三轮车相撞,(该三轮无尾灯、无反光贴、属于报废、套牌车辆,致使我儿侯瑞青身受重伤,经抢救无效于312日下午去世。

韶华已去.jpg

韶华已去(侯瑞青生前照片)

从事故发生到侯瑞青去世期间,我们家属没有看到任何一位处理该事故的尧都区交警的身影,也没有接到尧都交警的任何电话,这种极其不正常的事故处理方式,令我们家属十分困惑!直到314日下午五六点处理完孩子后事后,我们接到尧都区交警队一封莫名其妙的推责信说:是我们擅自拉回尸体不让尸检。我们家属15号一大早主动找到尧都区交警大队声明:一、我们不是擅自拉回尸体,而是医院让我们赶快拉走;二、孩子去世后,交警队和医院没有一个人告诉我们要尸检的?!

我们孩子不在了,天都塌了,一家人哭得死去活来的,医院不让呆还给我们叫来了救护车,我们只能带孩子回家……我们不懂,你们交警为何不告诉我们要尸检和尸检的重要性呢?主办案交警张某才说,你孩子没死怎么告诉你呢我说:那你们也可以告诉医生啊!他说:医院不归我们管,医生也不听我们的话。我说:医院归不归你们管,医生听不听你们的话,是他们的事,请问: “你们给医生交代过吗?能留个电话给医生说:要是人不在了,赶快通知我们交警队你们交代了吗?在我厉声的质疑下,他们一声不吭。因交警或医院的渎职或是故意行为,导致我儿子没有尸检。交警心中暗藏有鬼,还刻意写封推卸责任的信给我们寄来,真可谓用心良苦啊?!

我孩子一句话都没说就走了,交警队张某才事故现场情况不讲, 事故照片不让看执法记录仪不让看,我儿车上明明安装有行车记录议,张天才却坚决说:肯定没有我说:肯定有!他们还不让去找。

事故现场被人为破坏, 行车记录仪内存卡被人为折断,停车场的监控动了手脚,发现重大问题后不让拷贝,也不封存,继而故意让覆盖,再次毁掉了重要的破案线索……

内存卡的外壳完好卡被毁.jpg

内存卡的外壳完好卡被毁

内存卡半截被折断(近图).jpg

内存卡半截被折断(近图)

事故发生后,尧都区交警大队并未在第一时间调取、提取、保全事故发生时的重要证据,即我儿车内的行车记录仪,甚至还刻意、反复、再三告诉我们家属,说侯瑞青的车内根本没有行车记录仪!最后在我们的强烈要求下,交警队才在事故发生后的第13天,即322日下午,被动地安排几名交警和我们家属一起,到临汾市安顺事故停车场寻找我儿侯瑞青的行车记录仪。找到后,我们发现车内行车记录仪的内存卡已被人为抽出半截折断。但记录仪的摄像头完好、内存卡外壳完好、后视镜完好,而唯一令人质疑的是:内存卡怎么会抽出半截折断了呢?明显是被人为损坏?!

另外,我特别要强调的是:出事现场,因环卫稽查大队李某东、砂石场老板贾某强突然掉头逆行而来,迫使我儿急打方向盘,右车头撞在了停在大道上张某峰的报废三轮车的左车尾上,现场我儿的车况干净整洁,基本完整,但为何到了停车场之后,车子却变得面目全非,破破烂烂,车上还积满沙子,简直与现场“判若两车,试问,车上的沙子又从何而来?!

事故现场与停车场“判若两车”.jpg

事故现场与停车场“判若两车

车上沙子从何而来?.jpg

车上沙子从何而来?

监控屏显示5分钟内没有录像.jpg

监控屏显示5分钟内没有录像

监控屏“无法回放”.jpg

监控屏“无法回放

监控“黑屏、断片”.jpg

监控“黑屏、断片

我们当时强烈要求调看事故停车场的监控,但随行交警坚决不让调看。万般无奈之下,我们只好四处找熟人,托关系,直到事隔半月后的26日下午五、六点,交警队才让打开事故停车场的监控,但已被动了手脚:直射侯瑞青大众车的监控屏幕显示无法回放黑屏、断片,时间恰巧是侯瑞青去世的那天下午……发现问题后,在场交警立马就不让我们看了,而且坚决不让拷贝;我请求封存监控,谁知一个月后监控被覆盖,交警队声称消失……

事关重大,人命关天,尧都区交警大队却如此草率执法,明显在故意袒护包庇肇事者,背后的交易显而易见。对此,作为一位母亲,我十分质疑:我儿子死的不明不白,而这些“相关部门,涉嫌二次毁车、伤害、刑事犯罪,尧都区交警大队为何不将案子移交到刑侦大队立案查办?

其次,令我们十分愤慨的是,仅仅一份《交通事故责任认定书》,尧都区交警大队竟然一波三折,频频更改,他们到底想隐瞒什么?

事故发生80天后,(注:法律规定作出期限应为10日),即2018530日,我们收到了第一份《交通事故责任认定书》,只是划定两方同等责任,刻意隐瞒了环卫稽查大队的存在。20181217日,第二份《事故认定书》才把环卫稽查大队拉进来,作出三方同等责任的认定,但却把肇事三轮车牌:晋10.12205改写成晋10.18226,变成了无户主车辆。在我的不断举报下,至20181228日,第三份《事故认定书》才发出,却依然划定三方同等责任不变,只把肇事车牌换回原来的晋10.12205

经过一波三折的《交通事故责任认定书》总算“出炉了,但是,你的《交通事故行政处罚决定书》又在哪里呢?既然认定了责任划分,那么,后边的处罚决定就必须出台!但至今处罚决定书一直未出?!

交警中队中队长樊某红还亲口对我说:你应该去告环卫稽查大队,他们已构成了肇事逃逸罪!事故发生后,他们弄虚作假,逃避事实,逃避责任,逃避赔偿,地地道道的肇事逃逸!因环卫稽查大队非法拦截、扣押被强制报废的三轮车上路,我们叫“病车,国家规定病车就不能上路,他环卫稽查大队如果不把破三轮车停在大道上,你家娃侯瑞青能失去生命吗?他们构成重大责任事故罪!渎职罪!......(有录音为证)

我当场质问樊某红:“你明知道他们肇事逃逸,为什么不定他们全责?而定个三方同等责任呢?樊说:我只能定人家同等责任,别说定人家环卫稽查大队负全责,就是负主要责任都不敢定,因为定了全责,就构成了肇事罪,是要抓人的,人家环卫部门的法人是市里领导,我还能把人家领导给抓起来吗?除非我不想活了……”

听听,这是我们执法人员该说的话吗?在法律和权贵面前,他们的尾巴永远摇摆在权势的一边,你们老百姓算什么?草芥一根……

第三,交警部门认定侯瑞青在交通事故中系醉驾,但在医院的抢救记录中,却使用了头孢类药物,这却反证了我儿根本没有饮酒,因为依照药理,如果饮酒则不能用头孢类药物,否则就会出人命,这是基本常识。谁料,办案民警在送检的血样中,竟然“检测出了酒精,究竟是谁在造假?!

再者,在进行血液检测和出具血样鉴定报告时,还发生了严重的违规、违纪、违法的行为:交警大队一未按照交规全程监控血样的提取封装、封存过程;二未将提取的血样及时送至相关的检验鉴定机构。人命大案,一个血检竟然拖了十八天,办案民警说,侯瑞青血样三天可以检测出来,然而却舍近求远,送到百里以外的偏僻小县翼城检测了整整18天。在事发的第10天,家属问及血样在哪里、为何迟迟不出结果时?办案人员谎称在侯马。于是,我们家属奔赴一百多里外的侯马市,但在侯马鉴定中心,对方说根本没有侯瑞青的血样。当家属再次质问办案人员时,他们又说记错了地方,是被送到翼城了。

按照法定程序,血样检测必须封存、全程监控。但我们得知,死者的血样不仅没有封存,而且更没有送检及检测的全程监控,如果人为的在血样中滴上一滴酒精,那结果......既然这个程序不合法,那么断定当事人是醉驾,其法律依据根本就不成立。

专家论证会现场.jpg

专家论证会现场

为了用法律的武器给儿子讨回公道,201812月,经北京具有正义感的相关人士多方协助支持,召开了一场关于山西临汾侯瑞青重大交通死亡事故的专家论证会,参加论证会的专家有:

夏家骏,法学泰斗,中国政法大学教授,曾任全国人大常委委员、全国政协常委、 “中国十大杰出法学家之一。

法学泰斗郭道晖教授.jpg

法学泰斗郭道晖教授

郭道晖,法学泰斗,当代中国“法治三老之一,北京大学宪法行政法博士生导师组成员,最高人民检察院专家咨询委员会委员。曾任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制工作委员会研究室副主任,中国法学会研究部主任、《中国法学》杂志社总编辑。

付小平,著名学者,中国人民大学、中国传媒大学客座教授、博士生导师。

王文华,著名学者,北京外国语大学法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中国刑法学研究会理事,中国审判理论研究会理事。

吴丹红,著名学者,中国政法大学教授,中国政法大学疑难证据研究中心执行主任。

贾 霆,著名律师,北京霆盛律师事务所主任,著有《法庭较量》一书。

侯冬梅,中华全国律师协会会员,北京金钲律师事务所律师。

此外,来自人民日报社、中央电视台、中国新闻文化促进会、法制晚报、中国投诉网、《中国报道》杂志、国际新闻网等媒体的记者均旁听了论证会。

与会专家一致认为:在侯瑞青交通死亡事故的处理中,有关部门涉嫌存在一系列的程序违法,涉嫌血检、车速测定、环卫车辆逆行等方面的造假;毁灭行车记录仪、监控录像等证据;本应对关键当事人张某调查取证,却长达八个多月不让露面;环卫部门非法拦截车辆,违法执法,让违法车辆继续违法行驶;以过失、危险方法致人死亡等违法行为。


著名律师贾霆认为:


这个案子实际上最关键的问题是真相,而该案的真相并没有查明,交警部门有一些信息没有公开,涉嫌隐瞒真相;另外提到血样没有送到临汾去检测,临汾是一个地级市,有很多鉴定机构,却送到偏远的翼城县,程序上是有问题的。


中国政法大学疑难证据研究中心执行主任吴丹红教授说:


对方的车是套牌,一个是超载,一个是无尾灯无反光贴。当时这个车应该是不允许上路的,是由环卫队的曹某押着这个车在路上行驶。这种情况下,在晚上11点多,超载还有无尾灯无反光贴都会影响到后车的判断;此外,是涉及到证据的合法性。310号是事故发生的当天,312号侯瑞青去世,322号你们找到了行车记录仪,326号你们去调取监控,中间的时间有一个间隔,在这个间隔里面对方可以做很多的手脚的;结合326号你们去调取监控的时候,对方有很多干扰的行为,对方在阻碍你们的证据调查过程;我们有理由相信,当时因为环卫队不合法的执法行为,以及交警队来查处这个事故,因为同属于执法机关,可能存在一定的包庇行为,在公正性上面是存在问题的。


著名学者王文华教授指出:


在责任认定方面,确实存在一些疑点。按照法律的规定,在道交事故的处理过程中,在复核过程中,如果对事故认定书有疑问的话,应当召集各方到场,听取各方意见,以便有利于查明事实真相,而交警部门根本就没有这样做。

法学泰斗夏家骏、郭道晖、著名学者付小平、律师侯冬梅均呼吁有关部门,对涉案机构涉嫌毁灭证据、制造伪证行为应予以调查,还原事件真相,维护社会的公平正义。

公民杨小云:从我的儿子一年前遭车祸离世直至今天,我孤身一人,在为儿子呐喊、维权,为筹措维权经费,不惜代价,把经营了15年的幼儿园送给了别人,一个人上百次地奔波于党政各部门之间,不知说了多少好话,陪了多少笑脸,看尽了世态的炎凉,人情的冷落,在各职能部门互踢皮球的游戏中,常常在夜深人静时,以泪洗面,作为年过五旬的母亲,为儿讨个公道,为何这么难啊?!

一年多来,我先后向尧都区政府、纪委、公安局、政法委、信访局等部门反映情况,但均竹篮打水一场空;给临汾市委书记、市长寄信无数;给临汾市公安局局长打电话不接、发信息不回,就连公安局的大门都不让我进去;亲自到临汾市环卫局纪检组反映情况,他们领导笑着说:哈哈,我们经过研判,上报市纪检委后把案子暂存起来了……我们没有能力查案。我还找过市交警支队、市环卫局长;给市纪检委书记写信,答复是纪委去年已经立案,但至今无果,就连调查组的人都说:我们压力很大,阻力更大,建议山西省公安厅异地立案调查……

这就是我一年多来四处奔波的结果,为何一个简单的交通肇事案,就因为涉案当事人是执法部门就应该推诿扯皮,敷衍了事,层层包裹,你们到底在怕什么?到底将老百姓的利益放在了何处?难道百姓利益大如天仅仅只是个空口号喊喊而已吗?!

有鉴如此,我只好愤笔投书,求救媒体,希望各级新闻媒体为我鼓与呼,曝光事情真相;更期待各级职能部门能够重视一位母亲的心声和呼唤,让真正依法治国的大旗高高飘扬,将邪恶曝光于天下,受到应有的惩罚,让正义的曙光普照三晋大地!(杨小云 18003592288


编辑:SXKBT




Tags:又是 一年 初秋 儿子 你在 天国 还好